基层教育“传奇”车祸昏迷 学生呼唤“你快醒来!”-

2017-03-23 20:08

  福建电大福鼎学院建院十几年里,从几间简陋的办公室,变成一所像样的学校。郑元齐忙得几乎没有周末,没有寒暑假。

  “郑老师,希望下一次来,你能认得我,我在拉着你的手啊。”郑元齐的学生在病床前流着泪轻喊他的名字,回应却是一片沉寂。郑元齐睁着眼睛,连医生也不知道他的意识是否清醒。

  郑元齐一路走来,诠释了什么叫做“逆袭”。

  老郑每年都说要带家人去旅行,但至今,一家人还没有一起旅行过。少有的几次郊区游,还是郑大?提了好久才实现的。

  “他一直以校为家。”郑元齐的妻子李雪慧反复说着。在他人看来,这是一句似乎过于夸大的话,而对李雪慧来说,这句话里有道不尽的生活苦楚。

  出生在福鼎市店下镇溪美村的郑元齐,小时候家里很苦,兄弟又多,无法接受很好的教育。退伍来到教育系统后,苦读自考上了本科,实现了他自身的第一次“逆袭”。

  “有一次我去学校找他,看到法院执行庭的人去跟他要办学校的欠款,多头的压力都压在他一个人身上,这里面的艰辛很难想象。”郑元齐外甥林基祝说。

  李雪慧已经记不清自己抱怨过多少次:“老郑又在学校!教书30多年,自己孩子的教育都顾不上。”

  “郑院长的办公室常年向我们开放,遇到困难直接去找他,他都会尽力帮忙。现在办公室的门已经锁了五个多月了,我们的心里空落落的,都盼着他能早点回来。”叶瑞桐说。

  “我每天都在喊他的名字,医生说,这样能帮他恢复意识,但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反应。”李雪慧感到有些无力。

  在当地教育系统内,郑元齐的“创业史”已经成为一段传奇。十多年过去了,他带领下的电大福鼎学院不仅帮助了很多贫困村的大学生,拿下了不少全国荣誉,更偿还了两校合并前欠下近千万的债务,不少同行组团去调研,都发出疑问:“老郑为什么这么有能耐?”

  “郑院长非常有魄力,他在的时候,团队很有凝聚力,现在大家都觉得少了主心骨,我们的团队需要他,学生也需要他。”高世勇说。

  吃过了教育缺乏的苦,他意识到终身教育的重要性,投入到人生的第二次“逆袭”:从零起步开办福建电大福鼎学院,让更多有困难的人接受教育。

  在儿子郑大?的童年记忆里,父亲给予的陪伴极少。小时候,父亲郑元齐晚上在学校上课,母亲在电力公司上夜班,郑大?都是自己待在家里。小县城的夜晚经常停电,每当这个时候,郑大?只能开着手电筒躲在被窝里。

  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刘娟

  从教30余年的郑元齐是福建广播电视大学福鼎学院的院长。实际上,新生材料已不用他亲自去送了。“发生这样的事,说是偶然,也存在必然。他习惯了工作亲力亲为,再来一次,他还是会坐上这辆送材料的车,因为他这些年都是这样一步一个脚印走过来的。”与郑元齐搭档工作多年的高世勇说。

  2002年5月,福鼎市政府决定将当时的电大工作站与福鼎市成人中等专业学校合并办学。郑元齐受命负责新校的筹建和主持日常工作。合并办学初期,他面临缺乏办学校舍、教学设施、师资队伍、办学经费等重重困难,急得他睡不好觉。

  郑老师醒醒,他们都需要你!

  今年55岁的叶瑞桐还记得两年前刚入学时的情景,他是全校年纪最大的学生,看到同学都挺年轻的,一时间有些自卑。郑元齐知道以后特意找到他说:“人要活到老学到老,我敬佩你年轻的心态。”细心开导让叶瑞桐放下了顾虑。

  在场的人都清楚地记得,2016年9月19日,新学期刚开学,福建广播电视大学福鼎学院院长郑元齐出差做新生入学审核,途中发生严重车祸,学生们的材料完好无损,而郑元齐却“好像西瓜摔到地上”,脑部受到强烈撞击,至今仍处于“睁眼睡眠”状态。

  “他跟学生就跟朋友一样,学生结婚生子等好消息都会专门告诉他。”李雪慧说,这样一个亲如父亲、挚友的郑老师现在躺在病床上,原本健壮的他已经瘦得脱形,无法再帮学生处理这些事情了,现在的他连自己都照顾不了。

  李雪慧也憔悴了很多,这个家,现在只能由她来当了。李雪慧每天给郑元齐擦身,翻身,拍背,排便,租住在附近照顾着他。

  车祸后,妻儿方知他的“不易”

  “以前我觉得自己带孩子很累,现在才知道老郑的付出都是在我和儿子看不见的地方,他帮助的是‘大家’,所以难免要我们的‘小家’让步,只要他能醒过来,我以后再也不抱怨了。”李雪慧泣不成声。

  如今,距离郑元齐发生车祸的时间已经过去五个月,新学期即将开学,他却无法看到了。学生们一直在为他祈福,祈祷这位好老师、好校长能返校,重新撑起一片天。他的病情也在当地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大家都在盼一个奇迹??“老师,你快醒来!”

  自郑元齐出车祸后,福建电大校领导第一时间前往医院看望,希望院方尽全力救治,因为学院离不了他,现在电大福鼎学院院长一职还空缺着等他康复回归。

  “在很多山区县市,电大都只是一个只有几间办公室的工作站,招生人数可能是个位数。但郑元齐闯出了一条路,把小小的工作站做出了规模,扩展为有上千名学生、14亩占地面积的学院,成为中央电大的基层示范点,在当地很有影响力,群众需要什么专业,他就能尽量开设对应专业,弥补了很多教育上的空白点。”福建电大党委书记马国防说。

  李雪慧一直不理解丈夫这么忙,到底在忙些什么,直到出了车祸后,她从来看望的学生等人口中,才了解到他们口中的“郑老师”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新华网福州2月16日新媒体专电 题:基层教育“传奇”车祸昏迷 学生呼唤“你快醒来!”

  一步一脚印走出的基层教育“传奇”

  “很多学生赶到医院来看他,拉着他的手流眼泪。他们告诉我,因为老郑这些年帮了很多学生,自己掏钱资助贫困学生读书,还在学校招收了很多残疾学生,帮助他们接受教育。”而这些,李雪慧之前都没听丈夫跟自己提起过。

  郑元齐刚送到医院的时候,医生说存活的概率只有10%,抢救过来已经是一个奇迹。如今,大家都在等待着下一个奇迹,等待他们的老郑醒来。

编辑: